财神

财神网

散文

散文|某年夏天的一天,我穿着几块钱的塑料凉鞋,走在老房子后面的菜地里。黄色的泥水从山上倾泻而下,小石子不停地钻进我的脚趾。我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狂风包围着,这些狂风已经肆虐了两天。雨下得很大,还是没有办法打伞。我穿了一件宽大的防水雨衣,所以我完全暴露在世界面前。篷布吹在我身上,余粮在猎食。

这时,父亲站在一个铺满扫帚和草的土堆上,透过被吹得乱七八糟的雨水向我挥手。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。风太大了,还有水流下山的声音。我也无法回应。风是吞噬声音的怪物。

尽管有心理准备,独自寻找了几个小时后,我还是不能完全接受它终于被父亲找到了。

父亲双手合十,靠在刚刚挖好沟的锄头上,这让他的话更加自信:就是这个,肯定不会错。

我用手擦去脸上的雨水,看着困在金雀花草和各种缠绕的藤蔓中的文旦树的半边。小树枝被折断了,树枝底部有一条白色的裂缝,一边有半撕裂的树皮。前几天摘最后一秒芦笋的时候,在树枝上系了一根红色的丝线。这时我看到那根丝线已经被染成了黑色,因为是泡在水里的,和叶子一起松松的挂着。

对,这个肯定没毛病。父亲用锄头戳了戳红线,又重复了一遍。在这样的台风天,不知道拔了多少树。雨渐渐小了,我站在院子中间,看着墙角的文旦树剩下的一半。突然,我有了找到它的冲动。

从前门出发,路过凤秀奶奶家旁边的池塘,水有脚踝深。我看到井台上的水变得浑浊,我听到水流从老奶奶洗衣服的小溪里奔涌而出的声音.在整个过程中,我发现了屈指可数的尚未开花的桂花树的树枝,无数被践踏的夜来香,还有被连根拔起的橘子树,除了文旦树的那一半。

其实我不用找。

冯阿婆的孙女,比我大两岁,我叫她阿燕姐姐,过一个星期她就要去我姥姥家了。与村里的孩子不同,她穿着闪亮的白衬衫,说着舒缓的普通话。“你好”这个词发音比学校的语文老师还标准。第一次遇见她,我光着脚走在滚烫的水泥路上,她伸出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精致的红色手镯。

暑假她会来一次,寒假她会来一次。暑假的时候,我给村里的每个孩子都带了一盒可爱的冰棍。寒假带一箱各种烟花,给村里每个孩子发一些。村里所有的孩子都成了她的好朋友。

我一直在想我应该给她什么作为回报。不能太普通,比如张安安的浣熊脆面。不能太土。比如田晓华随便送了一块我们都吃腻了的菜瓜。我在家找了几天,仔细比较了一下,最后选中了文丹。

这棵文旦树在院子里生长了很多年,但并不是每年都能结出美味的果实。但是今年夏天,第五次台风来的时候,结出了这么多年来最甜最多汁的石榴。不过父母有些正式的应酬,每当有邻居带些菜和瓜来,就会少一个文旦。“今年文旦特别好吃。”邻居听到这个后,总是推,但最后都会拿走,没有人会例外。我哥经常趁着我午睡,偷偷摸摸抱一个,不知道去哪里跟别人吹牛。

但最后一个必须留给我。我在树枝上系了一条红丝带。

风很大,我都快站不住了,更何况是一只被养重了的文旦。我蹲下来翻找了半天,只在红丝带附近找到一段新鲜的。过了一会儿,我站起来,拿了一根小棍子,在草丛里拨了两下,最后停在土堆旁边的粪缸前。

就算是,钓上来也不能吃。等到明年吧。父亲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情绪,叹了口气,举起锄头,挖起了他的沟。原来,在菜地周围碰撞的水,终于找到了方向,顺着山势匆匆地下了。

风吹着雨打在我的脸上,有点冷,有点痛。我漫不经心地又搓了两把,终于下定决心,把手放在湿勺子的把手上,开始搅拌。墨绿色的粪坑里,大大小小的坑被砸得稀巴烂,风迅速向四面八方散去,裹着淡淡的气味,我成了一个倔强的孩子。

那年阿燕姐姐来的时候,我没有出去迎接她。过了一会儿,文旦树剩下的一半再也没有复活。父亲在我面前铲。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«    2022年7月    »
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31
网站分类
搜索
最新留言
    文章归档
    友情链接

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7.2

    Copyright Your 财神网 Rights Reserved.